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大城之治

发布时间:2019-03-20 12:48| 位朋友查看

简介:以造福人民为最大的政绩,北京拿出绣花功夫治理城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化为京华大地的生动实践。经过疏解腾挪、整治修缮,大杂院拆了违建亮……

以造福人民为最大的政绩,北京拿出“绣花”功夫治理城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化为京华大地的生动实践。

经过疏解腾挪、整治修缮,大杂院拆了违建亮出天井,街巷卫生有人打扫,过境车辆有人管控,路边花草有人拾掇……南锣鼓巷雨儿胡同今天焕然一新。

2014年初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视察时专门走进雨儿胡同的大杂院,倾听大家对老城区改造的意见。对居民迫切希望改善生活环境的想法,总书记说:我就是在这一片儿长大的,我能体会大家的心情。

民声是最好的指南,民意是最重的责任。包括雨儿胡同在内的南锣鼓巷历史文化街区启动修缮整治试点,保护风貌、改善民生。老城保护与复兴、“百街千巷”环境提升行动等全面铺开。

一枝一叶总关情。

超大城市如何治理?“坚持人民城市为人民,以北京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为导向,以解决人口过多、交通拥堵、房价高涨、大气污染等问题为突破口,提出解决问题的综合方略。”“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越是超大城市,管理越要精细。”总书记的指示非常明确。

四年来,从胡同整治、棚户区改造,到政策性住房、公共服务便民设施大批落地,再到缓解交通拥堵、治理大气污染计划任务如期完成,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北京拿出“绣花”功夫,城市治理、民生保障水平显著提升,越来越多的北京人体会到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以造福人民为最大的政绩,是当政者管理北京这座大城的澎湃初心,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化为京华大地生动实践的关键内容。

励精求治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纵观世界,任何城市发展起来之后,都会遭遇“万山圈子”般的问题时空。

沧桑已去,今日北京,早已步入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行列,城市建设的高度与速度不断刷新,令世人惊艳。

然而仔细端详,尤其是放到审视大国首都的“聚光灯”和“放大镜”下来看,这座繁华大城同样又有太多的不完美、不讲究,与“国际一流”“和谐宜居”的要求对标,还有一张长长的问题清单。

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特别是街巷之陌、细微之处,那些“面子”背后不怎么光鲜的“里子”,很多时候恰恰成为影响市民幸福指数的短板。

治大国,若烹小鲜。治大城亦然。

总书记指出,“北京城市大,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要探索构建超大城市治理体系,这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北京提出的要求。”“越是超大城市,管理越要精细。背街小巷是最能体现精细化管理水平的。”

许多颇有名气的小吃街、买卖街,曾经处处临建、违建,开墙打洞,占道经营,垃圾和脏水直接泼到街上,附近居民绕着走……

许多历史文化街区的老院落,成了几不管大杂院,家家盖小厨房搭煤棚子,公共空间就剩羊肠小道……

作为大国首都的北京,当然不该是这个样子。而要治理,内容却势必很多、很细、很杂。

2017年4月,《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动方案》出台。提出用3年时间,对核心区背街小巷进行集中全面整治提升,力争“环境优美、文明有序”。

整治标准最重要的是“十无”:无私搭乱建、无开墙打洞、无乱停车、无乱占道、无乱搭架空线、无外立面破损、无违规广告牌匾、无道路破损、无违规经营、无堆物堆料。

实现“十无”谈何容易!更何况每一项的背后,都可能遇到这样那样的阻力。

演乐胡同83号院的改造就曾花了很长时间,院里有户人家从刚结婚,到最后孩子都生了,才认识到给孩子更多公共空间的重要性,终于同意拆除违建。

细节见真章。超大城市精细化治理,考验着治理者的决心,更考验着治理者的能力,意味着治理体系和工作机制必须革新。

过去城市治理,条块分割、界限分明,职能部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权责交界处,往往是乱象滋生地。脏摊、黑车“打游击”成了最牛钉子户;“马路牙子”上头归这个街道,下头归那个街道,一有事就“踢皮球”……这种现象不是笑谈。

“各扫门前雪”如何破解?跨越分界,细针密缝,扫除盲区,让治理形成闭环。

借“疏解整治促提升”东风,海淀、西城、朝阳等相互接壤的城区,探索建立了“跨区域联合执法”机制,并选出新街口外大街等6条交界道路试点共治共管。

海淀、西城交界的北太平桥下,著名无照摊点“阿香卤煮”占道经营了20多年。海淀执法,摊主紧走几步把餐车推到西城,西城执法,又把车推到海淀。这次,终于在联合执法中得到根治。三个街道执法队轮换盯守,杜绝反弹。

2017年,海淀、西城、朝阳、石景山、丰台、门头沟、昌平七区,共同发布《“美边丽界·共同缔造”世纪坛宣言》,对边界地区实行共治共管,“有事都说对面管”的情况一去不返。

过去城市治理,常常是“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基层最容易发现“里子”“脏乱糙”的问题,但没有执法权,执法部门手里有权,但跟一线配合不紧。

治理断层如何破解?向基层充分放权,让那些“看得见的”有管起来的底气。

平谷大兴庄镇,5000余米的东石桥河边盘踞着上百家养殖场,一度“未见水面,先闻其臭”。通过“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对问题集体会诊,“事不完,人不走”。如今东石桥河的“猪圈味儿”没了,水质清澈见底。

以此为底方,市委、市政府进一步明确:继续完善治理链条的“最后一公里”,让治理资源跟着基层的“哨声”下沉。

精细化治理,稀里糊涂、大而化之不行。加强基层在城市“精治”中的主体地位,必须不断缩小和丰富治理单元,划小划细,把工作具体到“格”、责任落实到人。

以网格化管理的经验为基础,北京425条大大小小的河流,都分段有了河长;不同路段也按性质和重要性有了路长;核心区2435条背街小巷,都将设立自己的街长、巷长,并推广“小巷管家”模式,社区热心志愿者成了街巷长的左膀右臂。各种各样的“长”活跃在北京的街巷城乡。用一位老街坊的话说,“这地上的一厘米归谁管都明确了,那推诿和扯皮可不就没了空间”。

精细化治理,“精”在工匠精神,精心、精治,打造精品;“细”如绣花一样,细心、细巧,细节为王;“化”于标准化、专业化、规范化、常态化。

扫除一切盲区,建立联动机制,让治理没有“断头路”、没有“时间差”。推动管理重心下移,走出传统行政架构“条条”的束缚,让治理权下沉到星罗棋布的基层“块块”——体系完善、机制创新,成为北京精细化治理最强有力的抓手。

携手与共

治理城市环境,难免触动一些人的利益,而“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三里屯“脏街”曾是开墙打洞、违法建设和游商散摊的“重灾区”,别看喧闹嘈杂、脏乱污腻,“一个小摊位,年利上百万元。咱拆的可是人家实打实的经济利益”,三里屯街道负责人如是回忆。

利益冲突、关系纷繁、诉求多样,这就是基层治理的现实。要治理,难是肯定的,“挨骂、受挤对甚至被人揪着领子威胁”是肯定的,但三里屯街道对一拆到底的信念没有动摇:有了责任担当,再难的事都能办成!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